叶檀 | 全球经济极端化,市场没有节操
发布时间: 2016/11/18

11月16日下午,由市人才办主办、园区人才办等支持举办的叶檀经济形势分享会暨人才企业投融资对接会举行。财经女侠、毒舌善心、叶檀财经创始人叶檀女士做客东沙湖股权投资中心,分享了她对当下经济形势的一些看法和观点,整理如下:


误判特朗普


我对川普的绯闻不感兴趣,但是对于未来经济形式很感兴趣。事实上我最近犯的一个比较大的错误是对于川普上台的预测。此前我是根据金融市场,主要是汇率市场和美元、黄金,再加上债权收益率来判断川普不会上台。从金融市场来看,大家都好像在力挺希拉里,有80%的可能是她登台,金融市场是比较稳定的,尤其是瑞郎、日元跟美元之间的比例非常的稳定。我关注金融,但是我上了金融交易员的当,因为我没想到他们这么没节操,川普上台之后,我们发现市场立马一翻脸,他们对于川普的热爱不亚于希拉里。所以说金融市场,市场永远是正确的,因为这个市场是没有节操的。


川普上台是一个非常大的指针,说明全球经济都会变得极端化。最近都是强人政治,而且强人之间是互相欣赏的,包括俄罗斯普京,以及现在的美国,都是一系列的强人政治,强人政治意味着这个世界以前政治正确、经济正确的那一套做法会有一个颠覆,会对市场有非常明确的、立竿见影的影响,它的影响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首先是美元跟人民币,人民币已经跌到6.8592(11月16日市场价格),下一个关键节点是7。不管怎么说,大家都预计到人民币贬值,但是人民币如此毫无下限,毫无底线的贬值,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我没想到它可以从6.69,然后是6.7,一路到现在6.8,直线往下走的过程当中,市场非常极端,完全没有给你思考的反应。



这两天的期货市场也是非常极端。11月11日晚上棉花的走势图给我们显示,当它需要关门打狗的时候,你做多做空都是没有用的,这就像去年6月份的股票市场,今年10月国庆之前房地产市场,如果10月国庆之间,你用大量的钱去收购了高价的土地,基本上箱子一关你就出不来了。11日的期货市场,这一天这个市场的表现就是,你不管做多还是做空全都要死,除非你是止盈止损非常有经验,已经看出市场的风险,非常有经验的人,才可能在这个市场上活下来。 所以未来的市场不管是实体经济,还是金融领域,都是有经验的人才能活下来,这个是非常明确的。未来的市场,在转型的过程中,不管是金融还是实体,会死一批人,这一批人要么是冲锋陷阵的,要么就是完全没有经验的,大方向判断出现错误就会出现非常大的问题。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极端市场。 


但是很有意思的是,一方面它的日内的走势是很极端的,包括像昨天的焦煤、焦炭,你要做多也完蛋了,因为这个是政策性作风,不怕市场,怕政策,它是政策性做空,当政策一来不允许你开仓了,限仓了之后你就是想做空也不行,没有人接盘,对手盘没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看昨天的焦煤、焦炭是有基本面的,但是我们看到昨天一旦限仓,更大规模的限仓之后,整个市场就完蛋了。


 未来的市场会越来越极端,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请注意:有生之年,全球也好,国内也好,一方面市场化在深入,另外一方面民粹主义会抬头。中国最好的发展方向,大方向是往新加坡的方向发展。也就是说在新加坡法制的前提下,你能够做到经济可控,能够有发展,这已经是中国最好的前景了。



1房地产经济



上周上海房地产成交量创出历史第二新低,因为一旦房地产限购、限贷之后,成交量就大幅度下降,从理论上来说,大幅度下降之后就崩盘了,但是你从长期的K线图来看,从十年的角度来看,月K线或者是日K线,它又是一个比较平缓的走势。日内是很振荡的,但是从长期来看,为了经济稳定的运行,它会保持在一个均衡的状态里面。 


我还是拿房地产来做例子,我们看到这一波的房价都在大涨,但是大涨的过程当中,限购、限贷后成交量下来了,房地产的价格会跟着大幅度的下降吗?可能性不太大,它必须要保证房地产价格的基本稳定才能为未来的经济的转型预留出空间。否则现在的房地产一旦大幅下跌,我们经济转型是没有空间的,债务就崩盘了。


 所以,房地产上了一个台阶之后,有个两三年的振荡,振荡了之后,如果经济好,缓慢的上台阶,如果经济不好,再上一个大台阶,因为只能依靠房地产。它反应了我们经济的宏观政策跟货币政策的,这是我对于经济的第一个判断。 

股市很有意思,我们看股指从3100非常艰难的到3200,你觉得只涨了一百点,非常缓慢,但是它下面的台阶,就是基准线上抬,一个一个台阶非常扎实在往上抬。而且在往上抬的过程当中,整个市场包括上市公司之间出现的分化,有的公司给炒的非常厉害,有的公司未来就是僵尸企业。在这

2货币政策的判断


我的第二个判断是关于货币政策的判断,这个货币政策的判断跟每个城市每个个人都有关系。央行一直在说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之所以最近美元指数已经突破一百了,就是因为川普要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美国要进行大规模基建。 



我算了一下,25年的时间,我们的货币发行增长了97.3倍,也就是说我们总资产价格的扩张,资产价格一旦上去是下不来的。因为这个成本是刚性的,不管是劳动力的成本,还是资产价格的估值。我们对于未来货币政策的预期直接决定了对于未来的经济的投资、个人的投资以及企业的投资。 中国维持GDP的增长,主要是靠投资拉动,尤其是基线投资拉动,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的负债率不会下降。未来的投资量还会上升,但未来进行的投资都是不怎么赚钱的投资,这些不赚钱的项目都体现为负债,而负债要解决要怎么解决?第一,靠放货币;第二,靠高估资产价格;有人接盘他卖掉就解决负债问题了。 


未来的货币还会继续上升,这也就意味着稀缺的好的资产依然会溢价很高。股票市场过两三个月炒一次石墨烯,事实上它只要通过概念就开始一波一波的收割羊毛了,如果它真正的非常靠谱产业化之后,未来的溢价会有多高。 25年的时间我们货币差不多增长了100倍,货币会继续增长,资产价格不会总体下跌,还会上涨。假设现在苏州的核心区域是30000块每平米房价,你25年之前或者是30年之前,它的房价是多少?很简单的一个算法,除以100就解决掉了。 我认为第一步人民币变成新台币并不是一个非常难做到的事情。我有个兰州牛肉拉面的指数,兰州牛肉拉面是西北人民的早餐,早餐是我们所有物价里面最便宜的,所有物价里面基本食品最便宜,我们CPI主要是体现的食品,食品里面早餐又是最便宜的。 


这碗面条1988年的时候,便宜的,三毛钱,贵的,五毛钱。两年前,机场的兰州拉面是48块钱,现在机场的兰州拉面价格又上升了大概25%,这两年你很少看到低于68块钱的。一碗拉面,25年最低的涨幅是30倍,它是远远的低于我们货币上升的速度。 




货币是一个一个台阶往上走,如果要回到这个原来的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崩了,这个时候你持有任何人民币那都是一种错误,我认为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还有一种情况就像印度政府一样,五百块钱不让你用,这种情况我相信中国政府还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货币在贬值,我们到现在为止只是发了一百块钱,事实上从节省纸张的角度出发,我们已经可以发一千块钱的了,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发一千块钱的,为什么?就是为了防止通胀失控或者发生滞胀,这是我对于经济的第二个判断。 


企业在投资的时候,一定要做好资产配置。中国最最敏感的一些企业,都在抢夺资源以及做国际配置,不光是吸纳国外的科技人才,用当地的科学人才,而且从金融角度的来说,配置一篮子货币,从人民币到港币,到美元,到英镑,到欧元,澳元全都有了,这是一种均衡的资产配置的方式。 


从个人来说同样也是如此。人民币国际化还没有完成,中国经济转型还没有完成,在配置的时候一定是三分之一、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配置,低风险、中风险、高风险。


低风险是信托,保险这些东西,中端的风险在中国主要指的是房地产,高风险主要指的是股权投资、期货投资这些东西。还有一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同时拥有两种可以对冲的货币,每年1月1日同时握有50%的人民币和50%的美元,一年时间,总有一种货币来让你赚钱,到第二年的时候,再回到50%,50%,当然因为货币比较少的话,也有可能同时出现风险,也就是说美元人民币对欧元都贬值,这个时候可以稍微握有一点现货金。


样的情况,我们还在让大量的公司在上市,就是一定未来有一些事,公司现在做好预备,一些公司进入粉单市场,进入粉单市场这些公司就僵尸化了,我们暂且不管它,等到它觉得可以承受,会有一大批公司进入僵尸市场,另外有一大部分公司从新三板转到创业板,会形成衔接的制度。



3城市集群


我的第三个判断,就是中国企业跟中国的房地产、城市经济,都在重新构架的过程当中。事实上中国现在出现的一个趋势是大城市化,城市集群,尤其是一小时城市圈,一百公里之内的城市集群。 有人买房买到张家口那边去,为什么?所有的这些地方都是通轨道交通的,都是同城化,所谓同城化就是他是有直线距离指标的,轨道交通不到的地方,很难同城。买张家口,第一,北京从规划上来说有轨道交通到张家口,第二,为了赶2022年冬奥会这一波,等到冬奥会建的比较好了之后,张家口会借势发展成为北京的后花园。 



1967年日本新干线修成了,日本新干线修成之后,当时是想把日本东京的人口往关西导流,造成的结果刚好相反。北京也是,不是我们离北京更近了,而是北京离我们更近了,所以更多的资源集聚在北京。 


为什么京津冀是我未来看好的城市群?并不是因为它的经济有多市场化,多发达,是因为洼地,北京跟其他河北的城市虹吸效应太明显,它有一个非常深的洼地,一旦投资,GDP的增速会很快。未来的20年,京津冀是中国投资量最大的城市群,一定要把京津冀做起来,这是必须要做的,大城市集聚效应明显。 


长三角、珠三角这样的城市群,我依然看好,如果连这样的城市群的制造业转型都转不过来的话,我是不看好未来中国经济的。长三角、珠三角的优势是具有最多的人才、最市场化的机制,也拥有比较规范的体制。 


我从来不看特小概率事件,除非是金融市场黑天鹅。特小概率的事件往往是一个从来不可相信的神话,我年纪太大了已经不相信神话了。任何不能发展出细分服务业的城市都是得了绝症的城市,这样的城市都是要完蛋的。


硬通货


中国未来的几个硬通货,包括企业、个人,都是手握硬通货的。有几个硬通货是非常明确的,比如有一个硬通货是把自己跟未来的90后、00后捆绑在一起,把他们里面这些人筛选出来。 


蚂蚁金服是金融领域的颠覆,颠覆到什么程度?在支付领域,我们只知道两家,一个是支付宝,一个是微信支付,但是支付宝绝对占据垄断地位,因为腾讯的支付场景是不够的。支付宝是阿里巴巴的创新,跟未来结合在一起。还有一个创新,就是一个开放式的知识平台,我们知道众创空间,以前都说的是咖啡馆、金融这一块是很重要的,其实还有一个,实验室仪器。 


未来的硬通货,在于新的产业的颠覆的那些东西,任何一个产业链,上下游的东西跟未来结合在一起,是一个硬通货。这个硬通货我们总是以风投或者其他股权方式来呈现,为什么要投资?其实是要绑定你的未来,它认为你代表了未来,它才绑定你,代表未来的资产是硬通货的资产,只要成功,估值是非常高的。 


另外一类资产是什么呢?我们平时其实不太观察到的,不太注意的,永恒的东西。永恒的东西事实上是地下管网、煤气水电,这些是经济的咽喉,它永远不会给你带来最高的回报,但是它每个月永远有3%以上的现金流。我认为是硬通货。 


第三个硬通货是什么呢?是一线城市的房地产土地。从金融的流转、金融的润滑剂来看,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一二线城市的土地。这个是跟中国的信用环境有关系的。中国的土地价格之所以这么据高不下,一方面当然是跟政府的土地财政有关系,另外一方面是跟中国的信用土壤密切相关。 


最后要跟大家说的是那其他的还有一些,比如说美元是硬通货,从金融的市场来看,美元是硬通货,黄金是硬通货,在这种时候有两种做法,我们对于在经济急剧变化的过程当中,任何人最安全的做法是资产配置,所以我们看到大多数企业其实也在做资产配置,所谓资产配置就是多元化。既做金融做投资,也做实体,实体里面做上下游。 


还有一种你如果绝对相信自己的能力,你可以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未来是一个动荡的时代,一个分化的时代,一个有可能被圈钱圈得很狠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中国前所未有的时代开始。


中国前所未有的时代就是:第一,农业税取消,一个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国。第二,从工业国迅速的向商业国和金融国变化。第三,中国的国际化,从人民币的国际化到现在所有企业疯狂的在海外投资。



Q&A:



Q:能不能详细分享一下,您觉得特朗普上台对中国有哪些影响,影响到底有多深?


叶檀:特朗普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开始。非互联网时代,被传统媒体塑造成“流氓”的他是不可能上台的。但现在,他确实上台了,而且从选举人票来看是明显的优势。中国是比较欢迎特朗普上台的。

 

此前,我发现一些主导舆论是支持特朗普的,中国有很大一部分人是支持他的。中国支持特朗普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因为他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同时他又是一个我们相信他真的会在,就是我们相信一点,如果敌人内部很混乱,我们就高兴,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逻辑的延伸事实上这种逻辑不太成立,就是心眼小的人经常会跟邻居去比,幸福感是在跟邻居的比较中产生的,邻居过的不好就自认为过的很好,事实上从一个更高的境界来看有可能你依然过得很惨,只是看你怎么来定位而已。另外一方面源于特朗普实行的经济政策和外交政策,以及他跟普京关系不错,我们很高兴。

 

最近之所以美元指数大涨,是因为据说美国要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4万亿美元的美国版,如果是这样,那未来的4~5年当中,可以预计货币会贬值得更厉害。货币贬值得更厉害对于中国未必没有好处,因为当美国大规模的开始搞基建,就是我们输出的时候,受到的压抑相应的会少一点。

 

此外,特朗普不太顾忌传统的盟友关系。无论是韩国、日本,还是欧洲。如果他们之间出现问题,我们则喜大普奔。对中国最明确的表现就是TPP。因为一旦TPP形成,它从上游的资源型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加拿大,到下游的生产型国家,如越南,整个上下游的产业链以及中间的服务链都是完整的,就全有了,就可以绕开中国。中国只能说,来吧,我欢迎你们,我们自己袒露给你们看,所以我们要做自贸区。如果TPP不见了,我们实在太开心了,如果说美国还愿意加入亚投行,那我们幸福的日子就来了。

 

从这些角度来说,一些人是非常欢迎特朗普的,这也是最近金融界变脸开始喜大普奔的原因。

 

除此以外,我认为极端和民粹的情绪会更厉害。全球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要有极端的声音,尖叫的声音。不管你是做企业还是做一个城市IP,现在都是一个尖叫的时代,没有任何性格特征、精神品质内涵的东西,表达不够鲜明犀利,市场绝对不会接受。这就意味着语言、表情都要极端化,一旦极端化,一定会跟基层的感情相呼应,整个社会会趋于极端,从逻辑上应该是这样子的。

 

在美国负债率已经这么高的情况下,特朗普孤注一掷,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希望把民间的钱跟政府的钱都动用起来,拉动美国的经济,与此同时美国中下层的蓝领收入和岗位又不能少,这就意味着效率会下降。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4年后,如果他再大规模的投资,会出现一轮滞胀。也许,明后年我们就看得到这种情况。

 

有消息说美元12月大概率加息,如果是加息的话,1年后发生滞胀了,只能继续加薪跟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这个时候对于中国是会有很大影响,从货币、实体经济到政治外交等一系列东西。

 

以中国的货币来说,受美元影响深刻。为什么人民币现在跌到这副样子?我的判断是因为美国美元指数大涨,美联储12月加息,加息了之后如果我们不跟随加息,甚至还在降息的话,为了解决负债问题,要保持在低位的话,资金都会回流美国,我们就得把利率维持在一个相对美元来说比较高的水平,现在美国还没加息,我们先把人民币压在低位,保持资产的价格,然后把人民币压在低位,等到美联储真的加入一个快速加息通道,这时候我们的空间就出来了,因为到时候我们可以把人民币的利率略微抬升。我估计,美国未来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之后,会通胀、会加息,所以我们要为未来的人民币的政策留出空间,现在我们才会这么干,为两年后做准备。


Q:您觉得未来更多的是一个重资本的一个时代,还是一个重实业的时代?

 

叶檀:这是一个资本家主导的时代,如果说实业家比较好的话,他也基本上一半是实业家一半是资本家。如同苏州工业园区,有实体经济的部分,也有金融领域,缺一不可的。

 

董明珠、王石,他们的股票标的之所以被瞄上,原因很简单,他们是好的实业家,否则他们帐面上不会有那么多现金。但是好的实业家文化跟我们的市场并不容纳,所以他们会给资本玩家,如果不幸的话会被扫地出门。

 

董明珠不是资本玩家,由于种种限制,资本市场不是她主攻的目标,她主攻的是格力电器这一块,但是现在市场作出了投票。也就是说,这样的人是会后院起火的,除非制度发生了变化,否则的话要么不上市,就像老干妈一样,否则你一个做得好的企业,股权架构不合理就是一个被围猎的标的。所以现在基本上是一个资本家的时代。

 

做实业家做得最好,也起码要懂资本或者有一个团队懂资本,知道行业内怎么估值,知道你的对标,知道如何让公司架构最稳定。从董明珠、王石的例子来看,虽然我非常认可他们干实业的能力,但是他们确实被打倒了。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把实业跟资本要联合起来。找合伙人的时候,懂资本的人绝对重要,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从制度上来说,我不认为中国这样的一个正在发展中的工业化国家彻底做资本是一个好事情,所以我认为是一定要均衡,没有实业,一切的估值都是泡影,估值跟实业怎么最佳结合,这是迫在眉睫的课题。

(本文由sandlake根据现场分享整理,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延伸阅读




关注数:0  /  点击率:2618

地址:中国江苏苏州工业园区苏虹东路183号东沙湖股权投资中心19栋2楼 电话:86-512-6696-9000   邮箱:sandlake@oriza.com.cn
Copyright © Sandlake 2014 All rights
备案号: 苏ICP备13000016号    版权所有:苏州元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